PCbaby免费试用平台:提供母婴类产品免费试用
所在位置:主页 > 国际军事 >

新知食 有这样一条鱼引发过战争拯救过饥饿的欧洲人如今要游到你

发布日期:2021-12-03 22:53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新知食 有这样一条鱼,引发过战争,拯救过饥饿的欧洲人,如今要游到你的餐桌上了!

  今天松鼠君要跟大家介绍一条鱼。因为这条鱼,冰岛和英国打了三次架。甚至在23年前,冰岛和挪威因为这条鱼再次发生了激烈冲突。这就是国际海洋史上赫赫有名的“鳕鱼战争”。

  在千百年来,鳕鱼是是北欧人餐桌上的“国民料理”,同时也是挪威、冰岛这些近海国家渔业贸易的王牌项目,以至于率性的挪威人直接称其为“白色黄金”。

  此外,在欧洲和北美,鳕鱼不止是一种传统食品,它还代表着财富、权力和冒险。在历史上,鳕鱼是全球重要的蛋白质资源之一,它充当过维京人长途旅行的口粮,滋养了中世纪饥饿的欧洲人,并掀起了中世纪航海大热潮。

  但在中国的消费市场上,由于双边贸易等政治关系影响,在2010年后几乎见不到任何来自挪威的鳕鱼。在2016年底,中挪双方关系恢复正常化,这也意味着这条赫赫有名的鱼,终于可以“游”到中国普通消费者的餐桌上。

  3月19日起,绿松鼠跟随挪威海产局一起,从挪威北部的Lofoten(罗弗敦群岛)出发,穿越卑尔根到达南部的奥斯陆,实地探访了挪威的鳕鱼、三文鱼等捕捞/养殖、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

  其中,一个来自挪威渔业产业内的消息是,不少大型的挪威渔业上市公司已经与中国的进出口企业达成合作,预计在今年5月份左右,中国消费者就可以重新品尝到这条正宗的挪威北极鳕鱼。

  3月末,在挪威南部地区已经开始有初春的迹象,但在近北极圈的的罗弗敦群岛中,仍然是一片风雪交加的北国风光。皑皑白雪、黑色岩石,构成了这里最沉稳的基调,而远处山脚下不断激起浪花的深海,和呼啸的寒风一起增添了不少阴沉之色。

  但这种恶劣的天气,恰恰造就出了最美味的鳕鱼。千百年来,墨西哥湾暖流与来自格陵兰的寒流相遇,亦寒亦暖互相交汇,为挪威近海带来了无数的海洋生物,其中以鳕鱼资源最为富饶。

  在每年的1~4月间,鳕鱼都要从巴伦支海洄游1000多海里,到达罗弗敦群岛附近产卵,因此这里也成了世界上捕捞鳕鱼的最佳场所,也是国际闻名的鱼肝油产区。

  绿松鼠到达Lofoten群岛时,便遭遇了风浪天气,大多数渔船都停滞在港口中,只有一艘渔船顶着恶劣的天气出海捕鱼。挪威海产局的代表Eason介绍说,挪威的渔民在每年的1~4月期间,便会到附近的北方近海捕捞鳕鱼,在渔获期结束后便再次回到南部地区捕捞普通鱼种。

  但与国内市场五花八门的“大西洋银鳕鱼”、“法国银鳕鱼”、“阿拉斯加鳕鱼”不同的是,这里出产的只有最正宗的一种鳕鱼,也就是挪威鳕鱼,学名大西洋真鳕鱼。后来挪威海产局为了加深公众对这种“白色黄金”的印象,便为它起了个朗朗上口的“艺名”,挪威北极鳕鱼。

  据了解,这条鱼体内富含维生素B12和硒,蛋白质含量高达96%,脂肪含量只有0.3%,几乎不含糖。150g鳕鱼就能够满足人体每日的ω-3脂肪酸,后者能够加速血液循环和改善专注力。而根据欧盟食品安全管理局的报告,建议成年人每天摄入250mg的长链ω-3脂肪酸,可以降低心脏病发病率风险。

  目前,挪威全国围绕这条鱼,已经形成了一条非常完整的产业链,从鱼肉、鱼油、鱼籽、鱼胶,几乎将这条鱼身上每一个部门都开发成了成熟的商业产品。

  就在当地的小镇Ballstand中,便坐落着数家挪威渔业上市公司的加工厂和船队。当绿松鼠到达时,这家归属于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工厂,正在对当天捕捞来的鳕鱼进行预加工处理,在放血清洗后,完成去头、去肝、去籽等粗加工工序后,按照500g每档次区分后,冰冻送往下一个工厂。

  这种成熟的产业链体系,也给当地的从业者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据厂家负责人介绍,像上图这么大的一条鳕鱼到岸后,原料价是13克朗/KG(相当于10.41元人民币左右),粗加工后是20克朗/KG(相当于16.01元人民币左右)。而当地一个渔民,在春天一个捕捞季节便可以赚200~300万克朗,即便是当地加工厂负责切鱼的蓝领们,每月的工资也在3~5万克朗上下。

  有趣的是,这个小镇中的工厂中,承接着来自全球各地不同区域的订单,并且根据饮食喜好开设了不同的生产线。像法国人喜欢鱼尾肉,瑞典人喜欢鱼背肉部位,意大利人则喜欢传统腌制的咸鱼。至于来自中国的消费者,由于更加喜欢带有鱼皮的整鱼,所以不少工厂还开设了专门的生产线,用于生产带皮的鳕鱼段。

  在中国的武侠小说中,武功秘籍总伴随着腥风血雨的江湖争斗。而在北欧,有着“白色黄金”之称的鳕鱼资源,也总能让周边的国家为此大打出手。

  就在1944年~1976年间,冰岛人和英国人因为鳕鱼资源,先后爆发过3次冲突,也就是赫赫有名的“鳕鱼战争”。其中,冰岛人用割断渔网、炮轰船只的方式驱逐英国渔船,并且一再宣布扩渔界线,这使得双方大小冲突不断,后来在欧共体宣布了200海里的海洋专属区后方才罢休。

  在1994年,冰岛和挪威又因为巴伦支海域的一处渔业保护区,差点爆发了第四次鳕鱼战争。这处区域被称为LoopHole(意为漏洞之海),是当时挪威和俄罗斯双方协定的渔业保护区,但冰岛渔船却屡次在附近捞鱼,并坚称这属于公海。双方发生了驳火、剪切渔网等冲突,两国的媒体也展开了隔空论战,互相争夺这片海域的归属。后来在1999年,俄罗斯、冰岛、挪威三方谈判协商后,方才重新归于和平。

  眼瞅着“白色黄金”越捞越少,挪威人先后也想了不少办法,其中最为外界称道的一个主意就是养鳕鱼。

  早些年间,部分挪威渔业上市公司开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人工鳕鱼养殖试验,并搞出了不少养殖厂,产量也堪称丰富。但很不幸的是,这项挪威官方和民间共投资数十亿元人民币的“全民养鱼”活动,很快遇上了野生鳕鱼数量的大爆发,导致人工养殖的生产成本高于野生鳕鱼的市价,因此不少公司纷纷破产、投资者损失惨重。

  但另一个解决方案——配额制却在四十多间年运行良好,有效解决了鳕鱼过度捕捞的问题。

  在1974年前后,鳕鱼配额制出台,由挪威、俄罗斯等国一起进行协商,每年由专业机构根据资源监测,给出下一年的捕捞配额。随后,各国境内的渔业公司、渔民向政府提出申请后,具体配额才会根据海域、吨位的不同分配到每条船,一旦超出配额将予以严厉惩罚。

  在挪威,鳕鱼等部分鱼种限量捕捉,长度超过24米的渔船都被要求装上卫星定位装置,以跟踪出海捕鱼记录及捕捉量,若超额捕捉,将面临被吊销捕捞证等处罚措施。同时,拖网捕鱼等资源掠夺性捕捞方式被禁止,以保证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目前,挪威每年的鳕鱼捕捞配额在30~50万吨左右,而且随着季节不断调整。

  挪威渔业理事会传讯总监Olav Lekve 介绍说,挪威在最高峰时期有12万渔民,但很快意识到捕捞需要节制,为此通过配额、法规等限制促进产业良性健康发展。截止到2016年,挪威共有11249名专业渔民,6872条捕捞渔船,这一数据仅相当于高峰时期的1/10左右。

  有趣的是,为了保护鳕鱼资源,挪威官方和私人投资者曾投资数十亿人民币开发人工养殖鳕鱼。但很快却遇上了野生鳕鱼数量的大爆发,导致人工养殖的生产成本高于野生鳕鱼的市价,因此不少公司纷纷破产、投资者损失惨重。

  配额机制这个主意看起来堪称天才,但也面临着一个实际问题:那些未获得配额许可的国际远洋捕捞船,跑到巴伦支海附近偷鱼怎么办?

  对此,挪威渔业董事会从1998年起执行着一套严格的黑名单机制,将那些未获得捕捞配额安排便偷偷捕捞的渔船,以及国际渔业组织规定的IUU名单(违法、无报告、不受规范)一起,列入挪威渔业黑名单之中。被列入名单的船只将无法获得挪威的鱼类转运许可证,而且也无法在挪威境内登记为渔船,而且上述惩罚措施均为永久性。

  这就意味着,如果任何一艘船只被列入这项黑名单,就永远无法在挪威管辖的渔业区内进行打捞作业,同时也无法像正常渔船一样,在挪威境内进行转运等正常贸易。

  绿松鼠查询挪威渔业董事会网站发现,从1998年-2008年期间,已经有近百条渔船被列入这一永久性黑名单,其中对于注册地、船名、曾用船名等都有着详细记载。同时,这些船只的国籍标识也是五花八门,如俄罗斯、巴拿马、立陶宛,甚至还有两艘标识来自中国的渔船,分别名为“West Ocean ”、“North Ocean ”。

  据了解,这种非法捕捞也给当地海洋生态环境带来了破坏,部分未经许可的渔船往往干着“捞一票就走”的勾当,使用拖网大规模捕捞鳕鱼等渔业资源后,又快速逃离当前海域,但其往往是过度捕捞,将鱼类、贝类等资源“一网打尽”。近年来,挪威渔业部门正在加大执法打击力度,根据相应的渔业法规对其进行严格处罚。

  就国内消费者关心的挪威北极鳕鱼何时上市、鱼油营养价值到底如何等问题,绿松鼠还专门咨询了来自挪威海产局、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院的各个专家,得到了以下回应:

  1.目前挪威几家大型水产上市公司,已经与中国青岛的部分进口厂家,以及京东、中粮我买网等达成战略合作,预计在2017年5月份左右,会有不同规格的挪威北极鳕鱼产品上市开售。

  2.目前研究发现,鱼油可以帮助改善婴幼儿智力和心脑血管。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院针对10岁以下儿童做了一项样本调查,让不同组分别长期食用鱼油、鱼肉、红肉,从对照组和实验组的表现来看,吃鱼油、鱼肉对血常规等指数有改善,对婴幼儿的大脑发育也有一定好处。

  而针对国内不少商家对于深海鱼油的宣传天花乱坠的现象,如“清血脂、降三高、护肝脏”等多重功效,Marian Kjellevold表示,除了改善婴幼儿大脑发育、心脑血管之外的宣传功效并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