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baby免费试用平台:提供母婴类产品免费试用
所在位置:主页 > 数字之道 >

如果面对社会普遍关切都不发声 那我就失职了

发布日期:2022-05-18 12:46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是来自农村基层的人大代表,这几年提了不少有关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建议。我也是一名85后人大代表,所以特别关注青年权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我在履职中最有成就感的也就是这两个方面。

  有关农村的建议,我每次全体会议都会提。记得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我建议推动村干部年轻化,并提高他们的待遇,为他们打开更多的上升通道。

  现在4年过去了,变化特别明显。以我的家乡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为例,去年村(社区)两委换届后,全县像我这样的85后村(社区)干部有557人,大约占全县的三分之一,返乡创业的就更多了。

  农村要发展好,有很多因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农村需要有思想、有文化的年轻人,年轻人多的村肯定比年轻人少的村发展得更好。

  2020年,我走上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代表通道”,当时表达的就是希望更多年轻人回到农村。我相信,只要有更多年轻人到农村闯拼,未来的农村一定会让城里人羡慕。

  今年我提的一个建议是给农村创业青年出台更多兜底政策,希望国家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银”支持农村青年创业致富。

  在关注农业、农村发展的同时,我也特别留意农村青少年的成长问题。这两年我在人代会上围绕网贷、网游提了几个建议,就是受农村孩子生存现状的触动。

  去年,我建议禁止明星代言网络游戏,关注度很高,话题还登上了热搜。建议披露的那天晚上,我的社交媒体账号收到了四五万条网友私信,很多人表达了支持的立场。

  我自己是不玩网络游戏的,但我身边有很多跟网游相关的不幸事例。一些人不知道,农村留守儿童群体是网游危害的重灾区,父母不在身边,老年人根本管不住孩子,很多留守儿童因此沉迷于网游不能自拔。

  关于加大网贷监管整治力度的建议,也是源于身边的不幸案例。去年提出建议之前,有三位我认识的年轻人因为无力偿还网贷而付出生命。我希望通过人大代表的建议推动相关部门强化监管,减少悲剧的发生。

  有关网游的建议提出后,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2021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通知,规定网游企业仅可在规定时段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这对解决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问题起到了一定作用。

  但是,漏洞并没有封死,很多孩子用大人的身份证信息注册网络游戏账号,甚至出现“60岁老人”凌晨3点打网游还拿下“五杀”的笑话。这些“老年人”账号实际上就是青少年用老人的身份证注册的。此外,游戏账号租卖已形成灰色产业链。

  所以,我今年继续提建议,重点是围绕如何封堵青少年沉迷网游的漏洞。我的建议是实施游戏分级制度、强制实施人脸识别、限制网络游戏类广告。

  这些建议都是我向专业玩家、网游受害者请教得来的。一位朋友的孩子读书时偷偷摸摸地打网游,父母根本管不住,弄得全家人都很痛苦,但后来他以顽强的意志摆脱了对网游的沉迷。正是他首先给我出了强制人脸识别的主意。实施游戏分级的建议,也是我向专业人士请教后得到的。

  当然,去年我的建议公开后,也有不少批评意见。我之所以坚持,是因为当下网游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娱乐的本质,是对未成年人精神和金钱的收割。

  我的手机里保存着很多家长对网游的“血泪控诉”,这个问题已到了我不得不提的地步了。如果全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我作为人大代表都不提的话,那我就失职了。

  李君(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是来自农村基层的人大代表,这几年提了不少有关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建议。我也是一名85后人大代表,所以特别关注青年权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我在履职中最有成就感的也就是这两个方面。

  有关农村的建议,我每次全体会议都会提。记得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我建议推动村干部年轻化,并提高他们的待遇,为他们打开更多的上升通道。

  现在4年过去了,变化特别明显。以我的家乡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为例,去年村(社区)两委换届后,全县像我这样的85后村(社区)干部有557人,大约占全县的三分之一,返乡创业的就更多了。

  农村要发展好,有很多因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农村需要有思想、有文化的年轻人,年轻人多的村肯定比年轻人少的村发展得更好。

  2020年,我走上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代表通道”,当时表达的就是希望更多年轻人回到农村。我相信,只要有更多年轻人到农村闯拼,未来的农村一定会让城里人羡慕。

  今年我提的一个建议是给农村创业青年出台更多兜底政策,希望国家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银”支持农村青年创业致富。

  在关注农业、农村发展的同时,我也特别留意农村青少年的成长问题。这两年我在人代会上围绕网贷、网游提了几个建议,就是受农村孩子生存现状的触动。

  去年,我建议禁止明星代言网络游戏,关注度很高,话题还登上了热搜。建议披露的那天晚上,我的社交媒体账号收到了四五万条网友私信,很多人表达了支持的立场。

  我自己是不玩网络游戏的,但我身边有很多跟网游相关的不幸事例。一些人不知道,农村留守儿童群体是网游危害的重灾区,父母不在身边,老年人根本管不住孩子,很多留守儿童因此沉迷于网游不能自拔。

  关于加大网贷监管整治力度的建议,也是源于身边的不幸案例。去年提出建议之前,有三位我认识的年轻人因为无力偿还网贷而付出生命。我希望通过人大代表的建议推动相关部门强化监管,减少悲剧的发生。

  有关网游的建议提出后,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2021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通知,规定网游企业仅可在规定时段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这对解决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问题起到了一定作用。

  但是,漏洞并没有封死,很多孩子用大人的身份证信息注册网络游戏账号,甚至出现“60岁老人”凌晨3点打网游还拿下“五杀”的笑话。这些“老年人”账号实际上就是青少年用老人的身份证注册的。此外,游戏账号租卖已形成灰色产业链。

  所以,我今年继续提建议,重点是围绕如何封堵青少年沉迷网游的漏洞。我的建议是实施游戏分级制度、强制实施人脸识别、限制网络游戏类广告。

  这些建议都是我向专业玩家、网游受害者请教得来的。一位朋友的孩子读书时偷偷摸摸地打网游,父母根本管不住,弄得全家人都很痛苦,但后来他以顽强的意志摆脱了对网游的沉迷。正是他首先给我出了强制人脸识别的主意。实施游戏分级的建议,也是我向专业人士请教后得到的。

  当然,去年我的建议公开后,也有不少批评意见。我之所以坚持,是因为当下网游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娱乐的本质,是对未成年人精神和金钱的收割。

  我的手机里保存着很多家长对网游的“血泪控诉”,这个问题已到了我不得不提的地步了。如果全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我作为人大代表都不提的话,那我就失职了。